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张弓征文    
木渎一片月

      作不经常离家出门的人,偶尔远足,常常会有一个“恋家情结”。想家的感觉一旦产生,便十分强烈。像水一样漫过腰、漫过胸甚至将人窒息。我这人就是这样,认定自己一辈子没出息。
      2011年暑假,我打工或说为搞一份教育调查,来到被称作“人间天堂”的苏州。先在位于高新区狮山路上的一家教育机构做顾问,后来到江南第一古镇木渎。苏州的天堂美,在山、在水、在园林;虎丘山上倾斜的古塔高耸入云,我读它的沧桑和神秘;灵岩山上有古寺,我探寻古寺之下的馆娃宫,馆娃宫外那段吴越杀伐争霸的警人历史。赤日炎炎,一伞遮顶,我独立木渎南亭桥看大运河上的舟来船往,用目光上溯、抚摸运河的源头。我沿着太湖中的木板栈桥,拨开密密丛丛的芦苇,追逐湖中帆影飘飘。最后,在傍晚的拙政园里,透过园林的树梢,我欣赏一片诗意的月。
      八月的苏州,太阳落后显得格外凉爽。风从金鸡湖上吹过来,把积蓄空中一天的暑气吹散得一干二净,直觉每一根毛孔里都透着舒坦。头顶一片月,明净、皎洁,像玉盘一样通体透亮,倾洒着柔柔的光辉。这时,便有笛声从运河左岸的河廊房里响起。听温和柔细的吴侬软语,看来往行人的款款脚步,心头一热,忽然就想家了。
      农历7月14日,我来苏州整整三周。明天就是父亲去世的第一个7月15(日)。妻子打电话说,十多家亲戚捎信儿,明日来给爹上坟,你怎么也得回来一趟。可我却偏偏回不去,明天周日,我早就约好和一位学生家长谈话。这位家长是湖北人,在苏州打工已有多年,一周前他送女儿,来我供职的教育机构学习。这女孩10多岁,患自闭症,不会笑,也不说话,只是瞪着一双忽灵灵的大眼睛,警惕地望着周围人。再说,请假须找集团董事长批,说走就走哪那么容易?从这一刻起,我心里那种思不得归的情绪迅速膨胀,嗓子像被家乡的老酒呛住了,立即憋出两眼泪花。就在这时,我接到一个先是学生现在称为朋友的电话。他现为苏州一家公司的副总,办完事刚从老家回来,因前段没时间请我吃饭,今趁周六特向我发出邀请。正憋闷得不行,有酒解忧,我哪有推辞之理。
      从我居住的新姜窑花园,到朋友预订的饭店,打车也就15分钟的路程。
      朋友见面,又是他乡相聚,一句问候,满溢亲切和激动之情。
     “老师,你看我带来什么?”朋友尚未落座,就亮出两个精致盒子。
      我眼睛一亮惊道“张弓酒!”我喜不自禁问他,“在苏州,哪里来的张弓酒?”朋友含笑不答。原来,这位朋友也喜好张弓酒,初来苏州打拼的时候,患思乡病,随身带酒,忧思重时喝几口。他说自小养成习惯,喝着张弓酒就能想起家乡的土地和五谷。家乡酒养人、治思乡病,也治水土不服。他每隔一段,或让老乡捎,或自己回去办事儿时买,身边总不断家乡酒。这次,我好感谢朋友的良苦用心哟!
酒美菜也丰盛,我和朋友尽情更尽兴。在酒香的氤氲里,我惯于品咂那一缕特殊的窖麯香,这香味为家乡酒所独有,尤其饭后香从打嗝中泛出,令人沉醉而又难于言表!有人赞颂美酒采百花之蕊,集万木之汁,加麟髓之醅、凤乳之麯而陈酿。我不知家乡酒沾“美”几何,但,酒沾唇我可知其味,酒入口我能辨其香,三五两酒浸润的微醺里,我看到了家乡火红火红的高粱地;嗅到了小院里浓浓郁郁槐花香;河坡上跑着羊群,厨房里冒着炊烟,桌上摆着刚摘的嫩黄瓜,碗里盛着母亲刚下好的手擀面……
二斤酒不到两小时,很快要见底了。师生情交着友情,友情裹着乡情,把酒喝进云霓铺展的境界。美酒生底气,底气促豪气,顿时我们俩豪气满胸。
不消说,我们都喝醉了。
……
       木渎镇的夜,诗一般的静。楼头上的月亮,透窗照着我朦胧的夜。月光下,谁在用萨克斯吹奏着一曲《回家》,那悠悠柔柔的宽低音,伴着运河上隐隐的船笛轻轻来到我枕边。2011年7月15日,家在我梦中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012年6月6日三稿改定)

关于我们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
0
版权所有:河南省张弓酒业有限公司   管理登陆 技术支持:众联网络  访问量: